今天看康德看到快哭【……】,急得要死,非常急迫想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然后越急越看不懂,最后深吸一口气又把那两页看了好久,终于隐约明白他在说什么……看康德就,让人很怀疑自己是不是阅读速度下降了,十分钟不一定能把一页看完,我一翻开功利主义发现自己不用费劲理解语句,我都想对着穆勒亲几口……我偶尔会怀疑康德是用自己的对手读自己书读得很苦这种方法来战胜对方的……【不会的,全德国人可能都是康德这种狗逼(但是克劳塞维茨肯定不是(兵法书真的好看很多(抽泣)】

属于巢城这篇的一些补充设定

经过原设定的评论里的朋友提醒,雨果的名字修正了一下,也顺便放一下安娜和丽娜的设定。
ashdown词源上讲是“ash tree”+“hill”所以之前的“灰—辉下”确实不太贴切,所以想了想决定改成“梣山”,这个听起来也比较文雅一点儿!所以现在改成梣山了。
安娜是按着不知道为什么的公家姬君印象设定成了近畿的公家姊小路家女儿,名字是按罗马音改的“安奈”,即姊小路安奈,也叫安姬夫人。
丽娜设定是尚未出嫁的梣山家小女儿,依然按着罗马音起的,也就是梣山绫奈。

以下是一些正文并不怎么会体现出来的基本设定。
安东家,近江国大名,宇多源氏佐佐木氏嫡流,世代袭从五位上近江守之位和正五位上左京大夫,五十万石。松寿丸成年即领...

占tag这个讲法实在太蠢了吧,就算会被喷也不是“用了tag”这个事情本身有错吧?哇你说说满街走的都是人你不爱看某种人你就要把某些跟你属于同一物种的人关到另外的地方吗?这个比方虽然也不太恰当但是比较能体现“占tag”这个提法的荒诞性,然后是说,写任何作品的同人本质上都是对原作的再创作,暂且不说有关版权的事情,只是说写作的自由,写乙女作品的腐向和写腐向作品的乙女向都享有同样的写作权利,所以打什么tag都一样是可行之事。圈子里的约定俗成并不是都合理的,希望各位年轻的和不年轻的朋友了解到这一事实,写作的题材和内容都是被允许的,使用tag也是一样的。

突然发现可以给自己搞提问,出于无聊的心态搞了一个,大家理理我,向我提提问啊,点梗点cp也可以的【虽然并不是一定会写(。】,总之,大家来理理我,打开主页那个“谏议箱”就可以了!

【你这人真烦人啊……】


【AD】巢城【暂定】

起名字的时候写了一点儿,虽然是很少啦……
------------
“佑吉!”
声音从走廊的另一头传来,不回头就知道这定是安东家的嫡子,深受宠爱的松寿丸的声音。松寿丸长着一张讨人喜欢的白净脸蛋,嘴上永远说着会让大人们高兴的的话,有些缠人又不致使人厌烦,是个难得的聪明伶俐的孩子,只有佑吉对这孩子感到不安,即使如此,他也并不讨厌松寿丸。
“今天你来陪我练习好不好?”
佑吉低头等候少主走近,未抬头就听见松寿丸这么说。
“明白了,我来陪您吧。”
佑吉本来正要回居所,听到这个要求也只好放弃了他原本的安排,作为仆从,他并无权力拒绝主家的请求。
松寿丸听到他的回答却停顿了片刻,颇为深邃地看着他,“佑吉,你今天有其他事吗?”...

AD的一个新au【嗯……我又挖坑了(。】

这个au刚写了几百字,觉得手感还挺好的,大概会好好写完,先把设定写一下存在这里,再说我还没设定完,大家有什么想法请留言给我【是售前咨询服务(
------------
大概是十六十七世纪的日本背景,也就是战国时代,不过这个是借用这个概念的完全架空,不会有史实的,总之就是藩领割据的时代。
这个谜一样的au主要来自于打游戏的时候看到,啊,有人姓安东啊,然后脑子突然转到了安东尼【就说我是安东亲妈了!】,昨晚怎么都睡不着【再加上前天】硬是想名字想出来了,所以就写了。
首先是安东的设定。安东直榉,安东家的嫡子,幼名松寿丸,从小被父母宠爱长大,不出意外就是安东家的下任家主了。讲一下名字怎么起的,beech和worth...

关于为人仲者和为人叔者的一些解释

写完这两篇发现也就短短七千字,很短很短了,无奈我一直是这么不能持久的作者,这个大概还是写得太少了的问题,能够包容目前这个我的各位读者大家果然都是好人【群发好人卡】。通读了几遍我回过头改了一些bug,不过也是没什么关系的bug,主要是想把整篇文章脉络稍微讲一下,当然这个还是因为我是非常糟糕的写作者的缘故,有很多东西在文中我表达不清楚……

首先是姐弟的关系,虽然感觉其实不用讲,毕竟这些东西都讲明白的话,简直是看不起自己的读者,但是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写得不足以让人看到我想表达的东西。这篇文章其实没有我作为一个写作者该有的完全的野心,要说有也只是信胜部分有,我自己的感觉是信胜部分写得明显比信长部分好,...

家人之事

诶呀这篇真是超不容易地让我磨出来了,写到中间的时候卡文卡得头疼,总归还是写完了,可喜可贺。
然后是说,写着写着觉得我好像在写信长/归蝶……嗯……嘛其实这篇要算cp真是困难,不过我流的姐弟本就是单箭头的故事,归蝶也只是说理解信长的人吧,这篇其实算是我不知道都揉合了哪些信长写出来的,感觉非常不月球,真是惭愧……不过这个系列就此结束了,至于会不会有这个世界观的下一部,很难说desu
【请大家给我的唯一指定邮箱打钱来获取下一章节(不是)】
总之我会努力写出自己觉得rio的姐弟的,姐弟真好吃,信胜卫星快落地,连泳装nobu都有了信胜还远吗?【日常狂奶1/1】

啊还有就是这次的作业bgm是信野13和12的曲子...

看完了山冈庄八的德川家光,心情很复杂……看到最后的时候因为已经知道由井正雪要自裁,越看下去越难受,哎呀……这书确实是会让年轻人开始反思自己的那种类型,家光在第一本的时候有多不羁,在最后的几章里就有多贫弱,实不相瞒我是把自己带入进去看了,看到最后知道自己其实还是年纪轻肾上腺素还在往上飙所以才有些暴烈的行为,果然还是要忍耐,冬天还长,春天还没到,怎么也要看到春天的花开了才行,再说保不齐我和由井民部之助一样运气不佳呢,还是要看清自己呀。谢谢山冈老师,开学就去买十三卷本德川家康。

非常非常拖延的夏季面基感想

实不相瞒这是我发现我七月份什么都没写再加上当晚【指二十五号】还睡不着觉太闲了的产物,大约就是深夜脑子不清醒表达欲到达顶峰的一堆真情胡言乱语。
-----------
面基这种事,就,超紧张,还有就是成年人之后第一次坐飞机发现自己开始害怕了……真丢人啊……说回面基,其实线上已经很熟悉对方声音了但是再怎么说没有见过所以还是很紧张,大概类似于被介绍了相亲对象见过照片打过电话但是见面还是第一次的这种感觉【主要还是因为去之前的流程超——】,不过其实比起紧张应该还是期待多,总之可喜可贺地碰头了,要说的话,果然不会有戏剧性的感觉【在期待什么啊!】,线上吹水吹得多了导致见面后交流只有不到五分钟的“初次见面”感,啊...

1 2 3 4 5 6 7

© 松永久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