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之事

说好了高考完发,但是这次好不容易在死线四天前就写完了,所以还是忍不住想发,于是就试了一下定时功能,嗯……希望高考顺利啦,今年暑假走天涯啊。

然后这一次是信长视角,所以是“为人仲者”,信胜视角是“为人叔者”,大概是想表达家人的感觉……吧【。不过信胜的角度是超越家人的,大概是这种意思【你自己写的怎么这么多大概啦】。

然后就是,总感觉,我的这个信长,根本不是信长【跪地】,她这么苏——我为什么就是写不出来——都是狸猫的错!【你不要乱怪人啊!】

------------

为人仲者

拜访之事

 

火烧到了天与地的尽头。

烟自屋顶向天上飘去,我站立在火前,流逝的气息萦绕着我,呼进的...

我实在认为,某些主义对人本身是什么太不尊重了,当然深究起来这种不尊重对于他们是理所应当的,纯粹的理念消解了过于多的现实,他们描绘的图景实在是让人不能相信。生理无法改变而心理可以改变,然而即使如此,生理无法改变的东西依然无法改变,至于所谓“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到底是什么程度呢?人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了吧?我无法被这样的主义说服。当然我承认我是那种爱理念胜于具体事物的人,是该受批判的虚伪者,但我痛恨理想化的人,这是灾难。也许有一个完美结果,然而对谁是完美的呢?

勘十郎的死与生之事

标题是为了和上次的放在一起像同一个系列所以乱起的【。
总之暂时写完了,以后大概率不写了,因为,梗用完了我现在空了【。
昨天在想我这个ooc的平方算不算是ooc的逆反命题总之又逆回去了之类的……【没有,就是普通的重度ooc而已】
------------
姐姐大人称病,母亲大人希望我去探望她。
我知道的,她在清洲城等待我是为了终结我。
自父亲大人死后,姐姐大人更加使人不能预料,平手政秀的自刃似乎使她变了一个人,母亲大人却更为不相信她了。
我不想再看见那样的姐姐大人,而家臣们认定她这样的女人不该成为家督,分裂便是自然的事情。
我充满信心,因为支持我的人更多,但最终还是她赢了。
她总是赢,她总是比我强,又总是受父亲大...

赏花之事

写作动机来自于兑给亲友开的空头支票,但是!织田姐弟过于可爱了!忍不住就写了!然后就是总之对战国的了解都是半吊子,基本是靠lft上翻译信长公记的这位陌生的朋友的资料写的,时间线是史实时间线,不过大概有些微时间操作。
然后最大的问题其实是这个信胜……我好像彻底写成了暗恋中的少女……嘛……我就真的这么想【你
大概还没写完,可能还有个后续,但也可能没有,大噶不要期待【你每次说这话……
------------
今年的樱花开得稍早,许是今年早早就暖和了起来。母亲大人要领着我和喜六郎*1去赏花,父亲大人叫来了那古野城的姐姐大人。
姐姐大人的婚事后,我有些日子没见过她了,我很盼望她到来,父亲大人欣慰于我对姐姐的牵挂,...

巴别塔倒塌之后【家装指南】

是标题欺诈,跟巴别塔的关系是没有关系【。本来想再多写一点儿发但是突然卡住了一想反正也很久没发了就顺手发了。

---------------

安东尼捂着额头发出“嘶嘶”的声音,他坐在沙发上,行李还在脚下,而罪魁祸首卧在大卫的腿上,安稳地闭着眼睛睡觉。

尽管当时大卫喊了安娜的名字,安东尼的额头上受的攻击并没有减轻多少,好在安东尼挡住了眼睛所以只是伤了前额和手臂,渗血出来了,安东尼想这怎么着都要去看医生了,安娜一定是没有接种疫苗的,已经是晚上了,现在是赶不及去镇上找医生了。

大卫不发一言,就好像很久以前安东尼欲言又止的一个下午,现在他依然欲言又止,不是为了那个他已经知晓答案的问题,而是因为他...

家装指南【不是更新】

这个是我想把在手机上的稿子转誊到电脑里存着所以把第一更搞成文字版而已,请大家不要在意,嗯【。
-------
家装指南【。
某某节 灵魂的存在问题
如果存在只是一个幻觉,那么不论是灵魂还是肉体都是一个幻觉的两个侧面而已,无论谁都是虚幻的,生与死交织在一起,都并非稳态。
耶利米亚·大卫,一个怀疑自己长达百年的鬼魂,第不知道几万次质疑起一切物质的存在。
“灵魂不是永生的,绝不是。”他说。
“那么你能感到死亡接近吗?当你已经是灵魂态的时候,你会感到你的时间所剩无几吗?”
“当人尚在人世时会察觉到命运突然终结的征兆吗?凯撒会知道他将要说'Et tu,Brute'*1吗?我感到时间是一个骗术,随时可能迎来...

重返人间【家装指南(这个标题是乱起的(。

突然就,很有创作灵感【然后就写了六百多个字(这灵感真是太他妈短了(对不起请你不要离弃我(对灵感】
-------
伤人的东西不限于有形体的东西,人是会被语言挫伤的,而语言,就安东尼的话来说,是情感的展示。人会因为心碎而死,这种比喻正是无形体的东西转化为有形体的,无形体的情感必然只有在转化为一种可感的形式才能够影响到有形体的,但是究其根本,这是无形体的东西伤了人。
迦南地也不是那样的安稳,这就是安东尼所面对的情境,他推开大门,接着感到了没有任何缘由的寒冷,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人是存在灵魂的,但他至今不能了解到单独的只是灵体的灵魂的详细知识,人们说确定的事情交给科学,不确定的事情交给神学,半确定的事情交给...

走出公寓

主要契机是赌约的一篇没什么特别的文章,设定完全胡来,也就是不考虑什么作品的时代问题,现代设定,大概是普通人,大概会有其他朋友出场?嘛……主要就是还没想好怎么写下去,把握不来两位的性格……

【可以说发出来完全是因为“今天不发这辈子别想抽到黑狗”的赌约……】

---------

作家的命脉——或者说贫穷作家的命脉——不是别的正是作为最受文化所贬低的最肮脏的东西:金钱。目前的并不太新的新人剧作家、一部剧都没能上映的威廉·莎士比亚和新人童话作家、一篇故事都没能通过的汉斯·克里斯汀·安徒生正在为了共同的房租发愁,他们本月依然没有稿费,一般通过书店收银和便利...

家装指南【说实话这个标题彻底不切内容啊(

我发誓这不是存稿!我在地铁站的座椅上写的!还播着拉赫玛尼诺夫第二!
【好吧其实大卫的部分是打赌前写的(。】
【我今晚还会写的(。】【不过不一定是ad了】
-------
大卫在夜里起身,走入花园,然后坐在椅子上,这个晚上他连伪装的睡眠都做不到,但他久违地找到了作为人与社会联系的感觉,仿佛上飘的魂体被重力再次束缚,仿佛他行在地上,仿佛曾经的风拂过他的皮肤——仿佛活着。
这是他重返孤独的第一周,却好像生命的第一周,但他闻到的味道依然只是灵魂的味道,而灵魂是无味的。
曾经安东尼对他说也许作为玛土撒拉的你会活九百六十九年,他那时不置可否,如今却感到恐惧,既害怕九百六十九年的实现,又害怕九百六十九年的破灭,他厌恶永...

家装指南

突然更新一是想起来写了这么多一直没放过因为是文字稿所以没发的开头,二就是,我好穷,穷得翻不下去淘宝了,也没钱氪游戏了【准备这个月到下个月中旬经常去食堂那家可以无限添饭的窗口吃(你会被赶出去的)……】,所以写不出来东西只好拿以前的稿子出来糊弄人【不是】……
--------
安东尼听说了很多关于他的乡下老宅的流言,“都是些捕风捉影、牵强附会的东西”,他一直这么想,所以在夏天开始以后他收拾了东西回了老宅。
老宅是他祖父住过的地方,他从没回去过,也许懂事前去过但他不记得了,总之对他是个陌生的地方,而这一年他想起这地方是因为写论文,他卡在咽喉上,想不出来,写得不顺,似乎没办法了,所以他想:指不定换个环境就好...

1 2 3 4 5 6 7

© 叼插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