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巢城【暂定】

起名字的时候写了一点儿,虽然是很少啦……
------------
“佑吉!”
声音从走廊的另一头传来,不回头就知道这定是安东家的嫡子,深受宠爱的松寿丸的声音。松寿丸长着一张讨人喜欢的白净脸蛋,嘴上永远说着会让大人们高兴的的话,有些缠人又不致使人厌烦,是个难得的聪明伶俐的孩子,只有佑吉对这孩子感到不安,即使如此,他也并不讨厌松寿丸。
“今天你来陪我练习好不好?”
佑吉低头等候少主走近,未抬头就听见松寿丸这么说。
“明白了,我来陪您吧。”
佑吉本来正要回居所,听到这个要求也只好放弃了他原本的安排,作为仆从,他并无权力拒绝主家的请求。
松寿丸听到他的回答却停顿了片刻,颇为深邃地看着他,“佑吉,你今天有其他事吗?”...

AD的一个新au【嗯……我又挖坑了(。】

这个au刚写了几百字,觉得手感还挺好的,大概会好好写完,先把设定写一下存在这里,再说我还没设定完,大家有什么想法请留言给我【是售前咨询服务(
------------
大概是十六十七世纪的日本背景,也就是战国时代,不过这个是借用这个概念的完全架空,不会有史实的,总之就是藩领割据的时代。
这个谜一样的au主要来自于打游戏的时候看到,啊,有人姓安东啊,然后脑子突然转到了安东尼【就说我是安东亲妈了!】,昨晚怎么都睡不着【再加上前天】硬是想名字想出来了,所以就写了。
首先是安东的设定。安东直榉,安东家的嫡子,幼名松寿丸,从小被父母宠爱长大,不出意外就是安东家的下任家主了。讲一下名字怎么起的,beech和worth...

关于为人仲者和为人叔者的一些解释

写完这两篇发现也就短短七千字,很短很短了,无奈我一直是这么不能持久的作者,这个大概还是写得太少了的问题,能够包容目前这个我的各位读者大家果然都是好人【群发好人卡】。通读了几遍我回过头改了一些bug,不过也是没什么关系的bug,主要是想把整篇文章脉络稍微讲一下,当然这个还是因为我是非常糟糕的写作者的缘故,有很多东西在文中我表达不清楚……

首先是姐弟的关系,虽然感觉其实不用讲,毕竟这些东西都讲明白的话,简直是看不起自己的读者,但是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写得不足以让人看到我想表达的东西。这篇文章其实没有我作为一个写作者该有的完全的野心,要说有也只是信胜部分有,我自己的感觉是信胜部分写得明显比信长部分好,...

家人之事

诶呀这篇真是超不容易地让我磨出来了,写到中间的时候卡文卡得头疼,总归还是写完了,可喜可贺。
然后是说,写着写着觉得我好像在写信长/归蝶……嗯……嘛其实这篇要算cp真是困难,不过我流的姐弟本就是单箭头的故事,归蝶也只是说理解信长的人吧,这篇其实算是我不知道都揉合了哪些信长写出来的,感觉非常不月球,真是惭愧……不过这个系列就此结束了,至于会不会有这个世界观的下一部,很难说desu
【请大家给我的唯一指定邮箱打钱来获取下一章节(不是)】
总之我会努力写出自己觉得rio的姐弟的,姐弟真好吃,信胜卫星快落地,连泳装nobu都有了信胜还远吗?【日常狂奶1/1】

啊还有就是这次的作业bgm是信野13和12的曲子...

看完了山冈庄八的德川家光,心情很复杂……看到最后的时候因为已经知道由井正雪要自裁,越看下去越难受,哎呀……这书确实是会让年轻人开始反思自己的那种类型,家光在第一本的时候有多不羁,在最后的几章里就有多贫弱,实不相瞒我是把自己带入进去看了,看到最后知道自己其实还是年纪轻肾上腺素还在往上飙所以才有些暴烈的行为,果然还是要忍耐,冬天还长,春天还没到,怎么也要看到春天的花开了才行,再说保不齐我和由井民部之助一样运气不佳呢,还是要看清自己呀。谢谢山冈老师,开学就去买十三卷本德川家康。

非常非常拖延的夏季面基感想

实不相瞒这是我发现我七月份什么都没写再加上当晚【指二十五号】还睡不着觉太闲了的产物,大约就是深夜脑子不清醒表达欲到达顶峰的一堆真情胡言乱语。
-----------
面基这种事,就,超紧张,还有就是成年人之后第一次坐飞机发现自己开始害怕了……真丢人啊……说回面基,其实线上已经很熟悉对方声音了但是再怎么说没有见过所以还是很紧张,大概类似于被介绍了相亲对象见过照片打过电话但是见面还是第一次的这种感觉【主要还是因为去之前的流程超——】,不过其实比起紧张应该还是期待多,总之可喜可贺地碰头了,要说的话,果然不会有戏剧性的感觉【在期待什么啊!】,线上吹水吹得多了导致见面后交流只有不到五分钟的“初次见面”感,啊...

拜访之事

说好了高考完发,但是这次好不容易在死线四天前就写完了,所以还是忍不住想发,于是就试了一下定时功能,嗯……希望高考顺利啦,今年暑假走天涯啊。

然后这一次是信长视角,所以是“为人仲者”,信胜视角是“为人叔者”,大概是想表达家人的感觉……吧【。不过信胜的角度是超越家人的,大概是这种意思【你自己写的怎么这么多大概啦】。

然后就是,总感觉,我的这个信长,根本不是信长【跪地】,她这么苏——我为什么就是写不出来——都是狸猫的错!【你不要乱怪人啊!】

------------

为人仲者

拜访之事

 

火烧到了天与地的尽头。

烟自屋顶向天上飘去,我站立在火前,流逝的气息萦绕着我,呼进的...

我实在认为,某些主义对人本身是什么太不尊重了,当然深究起来这种不尊重对于他们是理所应当的,纯粹的理念消解了过于多的现实,他们描绘的图景实在是让人不能相信。生理无法改变而心理可以改变,然而即使如此,生理无法改变的东西依然无法改变,至于所谓“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到底是什么程度呢?人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了吧?我无法被这样的主义说服。当然我承认我是那种爱理念胜于具体事物的人,是该受批判的虚伪者,但我痛恨理想化的人,这是灾难。也许有一个完美结果,然而对谁是完美的呢?

勘十郎的死与生之事

标题是为了和上次的放在一起像同一个系列所以乱起的【。
总之暂时写完了,以后大概率不写了,因为,梗用完了我现在空了【。
昨天在想我这个ooc的平方算不算是ooc的逆反命题总之又逆回去了之类的……【没有,就是普通的重度ooc而已】
------------
姐姐大人称病,母亲大人希望我去探望她。
我知道的,她在清洲城等待我是为了终结我。
自父亲大人死后,姐姐大人更加使人不能预料,平手政秀的自刃似乎使她变了一个人,母亲大人却更为不相信她了。
我不想再看见那样的姐姐大人,而家臣们认定她这样的女人不该成为家督,分裂便是自然的事情。
我充满信心,因为支持我的人更多,但最终还是她赢了。
她总是赢,她总是比我强,又总是受父亲大...

赏花之事

写作动机来自于兑给亲友开的空头支票,但是!织田姐弟过于可爱了!忍不住就写了!然后就是总之对战国的了解都是半吊子,基本是靠lft上翻译信长公记的这位陌生的朋友的资料写的,时间线是史实时间线,不过大概有些微时间操作。
然后最大的问题其实是这个信胜……我好像彻底写成了暗恋中的少女……嘛……我就真的这么想【你
大概还没写完,可能还有个后续,但也可能没有,大噶不要期待【你每次说这话……
------------
今年的樱花开得稍早,许是今年早早就暖和了起来。母亲大人要领着我和喜六郎*1去赏花,父亲大人叫来了那古野城的姐姐大人。
姐姐大人的婚事后,我有些日子没见过她了,我很盼望她到来,父亲大人欣慰于我对姐姐的牵挂,...

1 2 3 4 5 6

© 叼插猿 | Powered by LOFTER